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二百四十九章 強悍的王冬兒(上)

作者:唐家三少

    言少哲沉聲道:“為了讓大家熟悉新賽制。也為了檢驗你們各自的實力。接下來,我們決定讓你們新老兩支戰隊進行一場對抗。由于新戰隊剛剛成立,彼此配合還需要進行磨合。所以,今天只進行個人淘汰賽。哪一方的參賽隊員被全部淘汰,為負。由于雙方實力的不均等,新戰隊以十人參賽。”

    個人淘汰賽對抗?史萊克七怪這邊,表情上并沒有什么變化。

    而另一邊的新戰隊,包括王秋兒在內,卻是都有幾分躍躍欲試的味道。

    顯然,對這支老戰隊,他們是不怎么服氣的。

    “為了對抗的正式,在斗魂區舉行。出發。”

    一艘擺渡船早就在海神島旁等候了。眾人紛紛上船坐定,朝著外院的方向而去。斗魂區那邊,地方更大,也更方便施展能力。

    戴華斌目光灼灼的盯視著對面坐著的霍雨浩,雙瞳邪眸流露著陰晴不定之色。雖然他對自己的能力很自信,可是,這么多年以來,他卻從沒有贏過霍雨浩。尤其是那天,在海神緣相親大會上,他們幾人聯手,可最終卻依舊輸給了霍雨浩和王冬兒。甚至可以說是一點機會都沒有。這對戴華斌的自信心產生了極大的打擊。

    盡管他也試圖用霍雨浩和王冬兒是因為施展武魂融合技來說服自己,可是,同樣能夠施展武魂融合技的自己和朱露,在施展武魂融合技之后,就能戰勝他們嗎?戴華斌沒辦法給自己一個肯定的答案。

    機會,又一次擺在了面前,這一次。他們要進行的是一對一的個人淘汰賽。將不會再有武魂融合技的出現。一對一,我能不能戰勝他?

    霍雨浩坐在對面,他的目光可沒有去看戴華斌,自然也不會關注他在想什么。對于這個害死自己母親的仇人之一,哪怕現在霍雨浩相比以前已經心平氣和了許多,但只要見到他,仇恨的影子卻依舊會立刻從內心浮現。他真怕自己忍不住,就那么在學院里將他擊殺了。

    五環魂王,媽媽。您看到了嗎?我已經是魂王級別了。不久的將來。我就將前往白虎公爵府,為您討還公道。我要讓那些曾經殘害過我們母子的人,付出應有的代價。

    心中有著這些念頭,霍雨浩的眼神自然是有些呆滯的,而他那呆滯的眼神注視的方向,卻正好是王秋兒那邊。

    王冬兒在他身邊輕輕的掐了他一下,霍雨浩身體僵硬了一下,這才回醒過來。

    “看的那么入神嗎?”王冬兒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霍雨浩苦笑道:“不是的,我在想別的事兒。”

    王冬兒點點頭,看向清澈的湖面。“你不用解釋的。”

    “我……”

    曹瑾軒嘿嘿笑道:“班長,不給我們介紹一下身邊的美女嗎?美女你好,我叫曹瑾軒,以前是班長的同班同學。”

    王冬兒白了他一眼,道:“介紹什么?本姑娘換個發型你就不認識了嗎?”

    此言一出,一班四人不禁都愣住了。這聲音怎么那么熟悉?還有這說話的味道。

    瞳孔收縮,曹瑾軒和周思陳對視一眼,緊接著,不約而同的失聲驚呼道:“王冬?”

    王冬兒忍著笑意。道:“正是本姑娘。”

    曹瑾軒目瞪口呆的道:“你、你、你,你竟然是女人?還和我們隊長長得一模一樣。什么情況,這到底是什么情況啊?班長、班長。快給我們說說,這怎么回事兒?你們這是玩什么啊?”

    霍雨浩苦笑道:“女扮男裝啊!”

    周思陳指指霍雨浩,再指指王冬兒,“女扮男裝?那你們以前可是住一間宿舍的。難道你早就知道了?天啊!你們那么小年紀竟然就未婚同居了。天啊!”

    王冬兒猛的站起身,俏臉一片暈紅的怒道:“什么叫未婚同居。那時候,我是以男學員的身份。我們、我們沒同居。”

    周思陳嘿嘿一笑,道;“對、對,沒同居。就是在一個屋里睡覺而已。”

    這話一說,旁邊的眾人臉上都不禁流露出了笑意。

    王冬兒雙眼微瞇,咬牙切齒的道:“周思陳,有本事你待會兒第一個上場。不打得你滿地找呀,本姑娘就不姓王!”

    周思陳才不上當呢,立刻義正言辭的道:“我在第幾個上場,不是我自己能決定的。我要聽隊長的。”

    “嗯,那你待會兒就第一個上吧。”王秋兒清冷的聲音淡淡的飄了過來。

    “呃……,隊長。”周思陳一臉呆滯的向王秋兒看去。

    王秋兒卻不理他,也不知道是處于什么心態,竟然變相的幫了王冬兒一把。

    王冬兒的表情立刻變得飛揚起來,“很好。待會兒比賽場上見。大師兄,我要第一個出場哦。”

    貝貝微笑頷首。

    周思陳一臉悲意的自言自語道:“我怎么忘了,她和隊長長得一樣,她們應該是姐妹吧。我怎么這么蠢!曹瑾軒,都怪你,都是你唆使我這么說的。班長,我是冤枉的啊!”

    王冬兒當初也是班長,他這一聲呼喚可就不是叫霍雨浩了。

    就在這番鬧劇之中,擺渡船已經來到了湖畔。眾人紛紛跳上岸。在玄老、言少哲和蔡媚兒的帶領下朝著斗魂區的方向而去。只有周思陳像霜打的茄子一般,一臉的抑郁。

    斗魂區這邊早已做好準備。里面顯得很安靜,這場個人淘汰賽的觀眾,也就僅有玄老三人而已。當然,他們還有充當裁判的職責。

    玄老和蔡媚兒站在場地旁邊,言少哲向雙方道:“你們分別在南北兩邊,由隊長安排出戰順序。稍候第一個出戰的隊員登場,我為裁判。給你們十分鐘準備時間。”

    雙方分在兩邊,史萊克七怪這邊自然沒什么,貝貝略作思考后就開始進行了分組。按照之前所說的,王冬兒被排在第一個出場。

    另一邊卻有些熱鬧了。

    “你待會兒第一個。”王秋兒指了指周思陳。

    周思陳苦著臉,道:“隊長,咱們現在可是和他們在對抗啊!我們要迷惑他們,您應該選個和王冬有相克能力的。我覺得吧,我不行。”

    王秋兒皺了皺眉,道:“人無信不立,既然答應了,就要做到。你第一個出場,還有問題嗎?”

    周思陳本身就是十分灑脫的性格,見王秋兒強勢,也就沒有再說什么。

    不過,他沒說什么,可不代表別人沒意見。

    戴華斌冷哼一聲,道:“你作為隊長,連我們大家的意見都不問就隨便安排人出場。你這是想要獲得勝利么?我看,你分明就是和他們關系很好,想要讓我們故意輸掉吧。”

    王秋兒瞥了他一眼,不知道為什么,戴華斌心頭驟然一緊,仿佛有種被恐怖怪獸注視般的感覺。

    “我并不了解你們,這場切磋,就是要讓大家相互了解的,誰先出場誰后出場有什么問題?學院內部的切磋,勝負很重要么?我們要的,是在全大陸青年高級魂師精英大賽上擊敗他們。你不服我的指揮,可以退出。”

    “你……”戴華斌剛想發作,卻被一旁的朱露拉住了。朱露向他搖了搖頭。

    大家的年紀都比當年大了許多,并不是所有人都像戴華斌這么沖動了。戴華斌當初的一時沖動,斷送了他在一班的學習,雖然在二班也得到了很好的待遇,但是和后來霍雨浩、王冬的發展相比,還是要差了一些。朱露很清楚戴華斌對于這次大賽是何等重視。因此,在這個時候就不能讓他因為沖動而產生什么變數。

    戴華斌沒有再說什么,但巫風卻有些陰陽怪氣的說道:“隊長,你和王冬兒長得那么像,你們是姐妹吧?”

    王秋兒眼神一寒,冷冷的道:“我只說一遍。我和王冬兒沒有任何血緣上的關系。我和她只會是對手,除此之外,沒有任何其他關系。聽明白了嗎?”

    巫風眼睛一瞪,“你吃槍藥了?不會好好說話啊!”

    王秋兒轉過身,面對巫風,剎那間,一股無與倫比的強盛氣息驟然從她體內迸發而出。

    巫風本身也是龍類武魂,但是,在王秋兒的強橫氣勢面前,她的武魂居然被一下就壓迫的釋放了出來。

    熾熱的氣息中,火紅色的龍鱗覆蓋在巫風身上,但哪怕是有武魂的釋放也無法令她的內心有半分平靜。

    震驚的倒退一步,巫風看著王秋兒的眼神已經完全變了,“上位壓制,怎么可能。你是什么武魂。”

    王秋兒卻不理她,扭頭看向周思陳道:“你出場吧。不用計較輸贏,盡力發揮就是了。”

    “哦。”周思陳答應一聲,轉身就向場內走去。這時候他突然覺得,和王冬兒相比,這王秋兒似乎更加可怕啊!戴華斌和巫風這兩個強勢的家伙竟然一下就被她壓制了。難怪學院讓她做隊長,還是不要得罪她的好。

    快步來到場地中央,另一邊王冬兒也已經走出來了。


海南飞鱼销售如何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