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三百二十七章 半決賽!(中)

作者:唐家三少

    全大陸青年高級魂師精英大賽的半決賽,就是在這樣的!氛>開啟了。

    今天的天氣有些陰沉,云層密布,壓得很低,給人一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隨時都有可能會下雨。

    換了平時,這種天氣大多數人除非必要都不會選擇外出了。可今天卻不一樣。

    一大早,整個明都就變得熱鬧起來,龐大的人流直奔郊外會聚而去。

    日月帝國負責維持秩序的軍隊更是從凌晨開始就以大賽場地為起點開始維持秩序,避免踩踏事件的發生。而今天,前來觀戰的人流,也已經達到了本屆大賽的頂峰。

    洶涌的人群密密麻麻的,一眼望不到邊。

    正所謂,人過一萬、無邊無沿。此時,這里的人流又何止一萬啊!

    數十萬人將比賽臺外圍圍了個水泄不通。距離比賽臺最遠的,甚至已經超過了兩公里,他們必須要依靠一些望遠鏡才能看得到比賽臺上的情況。就算如此,也不會看的太清楚。

    四支戰隊先后入場,能夠在今天繼續來到這里,他們都經歷了多場比賽,本屆大賽四強,對于他們來說,已經有著極高的榮譽了。但最終問鼎的畢竟只能有一支戰隊而已。

    究竟誰能成為最終的勝利者?這個問題現在還沒有人去考慮,最重要的,是誰能從今天的比賽中出線。

    唐門和史萊克學院兩支戰隊終于坐到了一起。哪怕是對唐門這邊很沒有好感的戴華斌、巫風等人,也不會愿意靠近邪魂師或者是即將成為他們對手的天龍門而坐。

    史萊克學院這邊依舊沒有任何帶隊老師,只有大師姐張樂萱帶著一眾學弟、學妹們。每個人的表情都很嚴肅。他們今天也要面對強大的對手。

    圣靈宗一共來了八個人,從身形上很容易認出,坐在最前面的正是唐雅,在唐雅身后,每一位圣靈宗隊員都是黑色大斗篷將自己遮蓋的嚴嚴實實的。坐在最后面的那名女子,就是曾經讓霍雨浩感到過熟悉的存在。

    當唐門戰隊眾人來到休息區的時候,圣靈宗那邊·一道道陰冷眼神不時投來,給人一種芒刺在背的感覺。

    唐門這邊,除了徐三石臉色有些蒼白以外,其他人都已經恢復了最佳狀態。今天的比賽·他們所要承受的壓力比史萊克學院重得多。

    面對邪魂師,就不是勝利和失敗的區別了,很可能是生與死的差距。這也是為什么昨天張樂萱一再叮囑貝貝要以安全為重。

    在今天早晨出發之前,貝貝也是這樣叮囑伙伴們的。可是,真到了比賽之中,大家還能控制得好嗎?這一點,誰也不敢保證。為了勝利·為了唐門的榮耀。史萊克七怪的神色中都充滿了堅定。邪魂師又如何?他們又不是沒有戰勝過邪魂師。

    比賽臺已經修復完畢,又恢復了原本光鮮亮麗的外表,為了迎接半決賽的到來·不只是比賽臺表面重新鑄造,并且加厚了鋼板,甚至連負責防御的魂導護罩都重新進行了布置。就是怕比賽中魂導護罩出現被破壞的情況。

    今天負責維持秩序的足有兩萬大軍,刀槍林立,盔甲鮮明。

    日月帝國軍的甲胄都是白色的,無論是什么級別的將官,甲胄顏色都是一樣。只是在制式上有所區別。不同級別將官還有一個最好的區別方式,那就是他們頭頂上方的翎羽。

    不同級別,翎羽的顏色也有不同。

    正是因為有大軍來維持秩序·才讓場內秩序較為穩定。沒有民眾膽敢去初犯軍隊的威嚴,那可是找死的行為。

    主席臺上,太子徐天然已經到場·文武百官隨同而來。依舊是神秘國師在他左側,橘子坐在他右側。

    徐天然今天的神色看起來很輕松,面帶微笑·此時才剛剛日上三竿,雖然天氣不好,但對他的心情卻沒什么影響。

    接過橘子遞來的香茗抿了一口,徐天然微笑道:“橘子,你說上午這一場,誰能贏?”

    橘子愣了一下,搖搖頭·道:“臣妾不好妄自猜測。但想來,這場比賽勝負應該和雙方的隊長有直接關系。臣妾聽聞·外面一直在傳,他們誰是本屆大賽的最強龍魂師。那王秋兒可以說代表著史萊克學院戰隊,是戰隊的主心骨。如果她敗了,恐怕這史萊克戰隊的戰斗力也將大幅度下降吧。天龍門那邊的情況應該也差不多。那玉天龍的實力明顯要比同伴強上一籌。

    而且又是下一任天龍門門主的繼承人,地位在宗門內很高。”

    徐天然滿意的點了點頭,道:“那我們就來猜一猜,他們兩個會不會在個人淘汰賽上碰面吧。”

    橘子微微一笑,道:“那臣妾要先猜才行。”

    徐天ˉ一笑,道:“好,就讓你先猜。不過,先說說我們來賭些什么

    橘子搖搖頭,道:“臣妾不賭,臣妾要猜,只是為了給殿下增添點樂趣而已。臣妾所有的一切都是殿下的,拿什么和您賭啊!”

    徐天然聽了她這番話,不禁心情大好,張開手臂摟住她的腰肢,“說得好。不愧是我的橘子。說吧,你猜測的結果是什么?”

    橘子道:“我猜他們會在個人淘汰賽的第一場上碰面。”

    “哦?”徐天然有些驚訝的看向她那吹彈可破的粉嫩嬌顏,道:“為什么?”

    橘子道:“因為他們都是心高氣傲之輩。他們需要一場公平的對決來證明自己。尤其是那玉天龍。王秋兒本屆大賽第一人的名聲那么響亮,又每場都是第一個出戰,他是男子,也是龍武魂,不可能不爭。而王秋兒如果這次不在第一場出戰的話,史萊克學院的氣勢就弱了。她的戰斗方式都是在氣勢的牽引下進行,必然會繼續保持。所以,臣妾猜,他們會在第一場碰面。”

    “好,好聰明的橘子啊!看來,軍隊交給你,我也可以放心了。”徐天然微笑頷首。

    橘子大喜過望,就要起身下拜,卻被徐天然拉住了。

    “橘子,你記住。你早已不是我的下屬,而是我的妻子。以后不用再向我行禮了。你不是說過嗎?你所有的一切都是屬于我的。而我也將你當成我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無論給予你什么,也都是應該的。更何況,你的心愿我總要幫你去完成。你的資歷還不夠,但做個偏帥還是可以的。努力吧,只要你獲得一定戰功,很快,你就可以幫我掌控軍隊了。軍隊交給你,我放心。”

    “謝殿下。”

    徐天然微笑道:“好了,看比賽吧。要開始了。”

    休息區。

    王秋兒坐在史萊克戰隊首位,背脊挺得筆直,她的坐姿一向十分端莊,更沒有任何小動作。雙目閉合,在那里閉目養神。

    正在這時,天龍門那邊,同樣坐在最前面的玉天龍站了起來,然后就大步朝著王秋兒這邊走了過來。

    看到他的動作,王秋兒背后的戴華斌猛然站起,眼中寒光大放。

    “坐下。”王秋兒沉聲喝道。

    戴華斌神色一凜,然還是老老實實的坐了下來。

    緊挨著史萊克學院另一邊就是唐門眾人,看到戴華斌這么桀驁不馴的性格居然對王秋兒言聽計從,就算是心中對他有著深仇大恨的霍雨浩都不禁嘖嘖稱奇。果然是一物降一物啊!這可不只是實力能夠做到的。看樣子,戴華斌對王秋兒是真正的心悅誠服了。

    玉天龍在距離王秋兒還有三米的地方停了下來。

    “王秋兒。”看著面前的絕色女子,玉天龍眼中光芒大放,他甚至沒有去看一眼先前站起的戴華斌。注意力完全都在王秋兒身上。

    她真是太美了。史萊克學院墨綠色的隊服穿在她身上,更加襯托了她肌膚的白皙,粉藍色的大波浪長發披散在身后,猶如瀑布一般。那動人的精致嬌艷找不到半分瑕疵。雖然閉合著雙目,但她那長長的眼睫毛向上卷翹,依舊是那么動人心魄。

    玉天龍自認定力驚人,可真的距離王秋兒近了,他的呼吸卻不自覺的有些急促起來。

    “什么事?”冰冷的聲音從王秋兒口中吐出。

    玉天龍沉聲道:“可敢與我一賭?”

    “賭什么?”王秋兒冷冷的道。

    玉天龍道:“個人淘汰賽第一場,我會上場。希望能夠和你一決勝負。如果我輸了,我就加入你們史萊克學院,如果你輸了,加入我們天龍門。可敢賭?”

    王秋兒嘴角流露出一絲不屑的神色,“我們史萊克學院不收廢物。”

    “你說什么?”不遠處,天龍門眾人一個個全都站了起來。臉上充滿了憤怒。

    玉天龍抬手示意,壓下了同門師兄弟的憤怒。沉聲道:“你怕了?”

    王秋兒似乎根本不屑于再和他說話,依舊閉合著雙目一聲不吭。


海南飞鱼销售如何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