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五百二十五章 毒不死的瘋狂

作者:唐家三少

    徐天然眼中流露著狂熱之色。

    是的,只有我,日月帝國大帝,未來將掌控整個大陸,乃至整個世界,天上地下,唯我獨尊的我才有資格踏上這日月祭天臺的第七層。

    一步步走到第七層中央的位置,當他踏足在那日月金銀圖案上時,整個人都蒙上了金銀雙色的光彩。

    “嗚、嗚、嗚——”猶如巨獸低吟一般的長號聲響起。祭天大典正式開始。

    緊接著是禮炮聲,一共一百零八門禮炮同時轟鳴,滾滾聲浪足以傳出百里。

    站在祭天臺頂層正中的徐天然,此時就像是整個世界的主宰一般,他張開雙臂,仰頭望天,沐浴在那陽光之中,臉上滿是桀驁與威嚴。

    “轟、轟、轟、轟……”轟鳴聲持續響徹,但有些人的臉色卻是微微變了。

    這些臉上變色的人都是聰明人,一百零八聲禮炮的炮聲,似乎有些嘈雜,數量似乎也有些多了。

    遠處,明都東方,似乎隱隱有光芒閃爍。

    徐天然卻像是什么都沒聽見似的,依舊保持著原本的動作。

    各種祭品緩緩從第七層周圍的平臺邊緣升起,祭天大典極為講究,祭品都是經過再三篩選之物。

    禮炮此時已經完全停了下來,但遠處轟鳴卻依舊存在。

    徐天然雙眼微瞇,略微皺了皺眉,但卻依舊繼續著他的祭天大典,緩緩跪倒在地,遙向天際三拜九叩。

    接下來就應當是重新起身,念祭詞了。祭詞之后,還有一系列繁復的祭天禮儀。

    下面幾層中,已經有人悄然離去,朝著東郊而去,皇帝不能理會東郊發生的事情要繼續祭天,但下面的人卻必須要去處理。東郊,可是有著日月帝國最大的軍火庫,那里儲存的更是以定裝魂導炮彈為主。

    定裝魂導炮彈經過戰爭的驗證后,已經成為了戰場上真正的主力,究其原因,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攻擊距離。

    其他魂導器的攻擊距離都是有限的,唯有定裝魂導炮彈經過設計后,理論上來說,其攻擊距離甚至能夠橫跨大陸。就目前的技術,也足以讓其在幾十里外發動攻擊,這可是日月帝國真正的殺手锏。

    而且,當初明都有過軍火庫大爆炸的災難發生過,那一次可以說是損失慘重。有了那次的教訓之后,現在誰還敢掉以輕心?

    東郊。

    一發發炮彈密集射出,落向遠處軍火庫方向。但詭異的是,這些炮彈卻全都是從虛空中發出的似的,根本在原地看不到魂導器的痕跡。

    霍雨浩和唐舞桐手牽著手,就默默的站在這片看似空曠的土地上,這里當然并不空曠。十門諸葛神弩炮正在模擬魂技和精神干擾領域的掩護下全面發威。

    和他們站在一起的,還有包括天陽斗羅在內的十位封號斗羅。

    如果沒有霍雨浩的模擬魂技和精神干擾領域,顯然攻擊的過程還不能如此順利。但現在,卻硬是瞞過了空中的高空探測魂導器,至少在這攻擊初段達到了預料中的效果。

    當然,這效果指的是他們發動的攻擊,卻并不是破壞。遠處,那軍火庫上方,一層明黃色的護罩將整個軍火庫完全籠罩在內。那完全是觸發性的防御,諸葛神弩炮發出的定裝魂導炮彈落在其上,只能是濺起一圈圈漣漪而已。

    諸葛神弩炮是唐門出產,發射的四級定裝魂導炮彈甚至是霍雨浩設計的。他自然是再熟悉不過。

    霍雨浩面無表情的站在那里,他心中暗嘆,按照毒斗羅的計劃,完成這幾輪轟擊之后,他和唐舞桐就要跟天陽斗羅等人告別了,要立刻為后路做準備,準備接應這些進行任務的強者們。

    天陽斗羅向霍雨浩點了點頭,道:“差不多了,日月帝國那邊就要有人來。我們先走一步,你們也盡快撤離,一切按照原計劃行動。”

    “好,眾位前輩保重。”

    天陽斗羅淡然一笑,揮了揮手,帶著其他九位封號斗羅飄然而去。在他們身上,全都亮起了一層若隱若現的光膜,在出了霍雨浩的模擬魂技和精神干擾領域之后,竟然還能保持著隱身效果。

    這是?隱身魂導器?

    霍雨浩有些驚訝的看著他們離開的方向。

    隱身魂導器,就算是日月帝國也還在研制階段吧。沒想到這些位封號斗羅竟然已經擁有了。

    但霍雨浩必竟是九級魂導師,很快就看出了其中的問題。隱身魂導器確實是的,但是,從魂力波動來看,恐怕也只有封號斗羅級別的強者才能使用了。他們用的這隱身魂導器最多只是個半成品,需要依靠自身強大的魂力通過魂導器來扭曲周圍空間達到隱身效果。和自己的模擬魂技相比,消耗大的不可以道理計。

    希望他們的計劃能夠成功吧!

    霍雨浩從來都沒有浪費東西的xi慣,迅速停止了十門諸葛神弩炮的發射,將他們收入到自己的星光藍寶石儲物戒指之中。

    一抹淡淡的冷意也從他臉上浮現出來,日月帝國果然反應很快,這幾輪轟擊之下,他們的人就已經來了。

    原本澄凈的天空中,不知道什么時候悄然多了一張銀色大網,這可不是實體的大網,而是由能量組成的,囊括了幾乎數千平米的范圍,直奔霍雨浩和唐舞桐這邊當頭罩落。

    聯動魂導器。捕捉類。

    日月帝國各種強大的魂導器果然是層出不窮啊!霍雨浩還有心思琢磨這些,自然是因為他足夠從容。

    握緊唐舞桐的手,兩人背后同時亮起了刺目銀光。剎那間,空氣中發出一聲刺耳的爆鳴。緊接著,他們就化為兩道流光,瞬間朝著遠方掠去。

    他們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以至于霍雨浩在這個極度加速的過程中連自己的模擬魂技和精神干擾領域都無法維持,必須全神貫注的用在保護自己身體的情況下。

    但是,這超高的速度也讓他們在瞬間就脫離了天空中那張大網籠罩的范圍。

    緊接著,那大網下面,就是一連串的劇烈轟鳴聲響起。

    那是霍雨浩留下的定時高爆彈。這玩意兒產生的高溫高熱,足以抹掉他們之前留下的一切痕跡。

    銀光閃爍,自然會被天空中的高空探測魂導器所捕捉。不過,對于這一點,霍雨浩一點都不擔心。因為他們的速度已經快到了根本不怕追兵的程度。

    九級飛行魂導器全力爆發,超音速令他們突破了音障。幾乎是轉瞬百里。

    哪怕日月帝國在探測魂導器這方面的配置再強,也只能是在明都周圍進行布置,不可能覆蓋自己整個疆域。

    所以,只是幾分鐘之后,霍雨浩和唐舞桐就已經沖出了高空探測魂導器所籠罩的范圍。慢下來時,模擬魂技已經令他們再次隱匿了身形。

    漂染落在一處山包之上,霍雨浩眺望著遠方,但他看的不是東郊方向,而是日月帝國舉行祭天大典的南郊。不知道本體斗羅他們怎么樣了。

    東郊的轟鳴聲在維持了短時間之后已然停止,徐天然念完祭詞之后再次拜倒。

    正在這時,突然間,一股奇異的氣息在空氣中散發出來,天空,莫名其妙的暗了。

    原本明媚的陽光頃刻間被烏云所籠罩,閃耀著七彩光芒的日月祭天臺自然也隨之光芒暗淡了下來。

    在數百萬民眾的注視下,天空沒來由的陷入了黑暗,頓時,驚恐的情緒驟然出現在民眾們心中。

    徐天然的臉色終于陰沉了下來。

    這祭天大典舉行的日子,乃是欽天監經過多次確認之后選擇的黃道吉日,這烏云自然不可能是大自然的天象。不是天災,那就只能是人禍了。

    “徐天然,你狼子野心,上天豈能容你。老夫今天,就替天行道,收了你這孽畜。”渾厚的聲浪在空中響起,下方每一位民眾都能清晰的聽到。

    徐天然站直身體,冷冷的望著高空。

    天空中,一個宛如天神一般的巨人已經撕開烏云鉆了出來。

    這巨人身高達百丈開外,通體碧綠,身體周圍還隱隱有紫色霧氣升騰,可不正是本體斗羅毒不死嗎?

    徐天然冷冷的道:“邪魔外道,膽敢干擾朕祭天,今天,就以你之血,來祭奠天地。斬妖除魔。”

    伴隨著他一聲大喝,數十道身影已經瞬間升空而起,緊接著,一層金色光暈驟然從日月祭天臺周圍升起,化為巨大的光罩將整個祭天臺籠罩在內。

    這日月祭天臺上幾乎占滿了日月帝國皇室成員和高層,面對本體斗羅毒不死這種接近極限斗羅的存在,徐天然自然是不敢絲毫大意,這里的人,他損失不起。

    而且,他還真沒將本體斗羅毒不死看在眼中。

    “轟——”

    劇烈的轟鳴同時從四角響起,慘叫聲、悲呼聲,頓時此起彼伏。

    這一次,徐天然終于臉色大變,他駭然怒吼道:“毒不死,你竟敢違背魂師規則,讓你手下人對平民下手嗎?”

    這里可是聚集了數百萬民眾啊!任何一位魂師強者能夠在這里產生的破壞都只能用恐怖來形容。

    “國破,宗亡。還在乎什么規則?我本體宗,本來也從未在乎過規則。有什么天譴,老夫接著就是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本體斗羅毒不死狀若瘋狂,雙手托天,一股恐怖之極的威壓驟然從他身上迸發而出,化為萬鈞之力從天而降,硬生生的將那騰起的幾十道身影全都壓了下去。

    就在這時,天空中的烏云突然翻滾了起來。一聲悠然長嘆響起,“老毒物,你這又是何苦呢?”

    毒不死眼神一凝,“我就知道你會來,你那姘頭呢?讓她一起來好了。”

    一道黑色身影悄然出現在虛空之中,黑色長袍、白發漂蕩,他傲立于高空那無盡威壓之中,卻沒有絲毫退避之意,一切的壓力到他身體周圍,都會被無形的力量撕碎,無法侵入到他身體周圍三丈范圍之內。

    黑暗圣龍、龍神斗羅龍逍遙,真正的極限斗羅級強者,終于現身了。

    龍逍遙嘆息一聲,道:“毒不死,你走吧,現在走還來得及。如果不是你對平民出手,老夫也不會出現在你面前。生靈涂炭會令你怨氣纏身,永世不得超生的。”

    毒不死歇斯底里的大笑起來,道:“哈哈哈哈,真是好笑,太好笑了。你這個偽君子,還在老夫面前說生靈涂炭嗎?你助紂為虐,與狼共舞。還好意思說我?穆恩雖然是我本體宗大仇,但我起碼佩服他,他守護史萊克城一方樂土。你呢?你為了一個女人,不惜與邪魂師為舞,如果穆恩還活著,一定會以和你同名為恥。”

    祭天臺四方,殺戮已起,那可不是普通魂師啊,而是四位超級斗羅級別的強者。他們隱身于人群之中,驟然暴起,恐怖的殺傷,已經令四面血流成河。

    盡管日月帝國強者們已經在第一時間沖了過去。但是,那恐怖的殺戮卻又如何能立刻阻止?

    龍逍遙嘆息一聲,道:“我的心思,你又如何明白。止殺吧。”

    一邊說著,他向著毒不死的方向遙出一拳,毒不死冷哼一聲,巨大的身軀紋絲不動,一掌悍然虛空拍出。

    頓時,整個天空似乎都隨著他的掌勢而動。一時間狂風大作。

    一團黑色的拳勁也同樣迎風暴漲,與他的手掌悍然碰撞在一起。

    沒有轟鳴,天空中仿佛只是震了震,但就是這看似輕微的震蕩,卻令地面上所有人的動作都停滯了一瞬間。就連守護者日月祭天臺的金色光罩都泛起了劇烈的漣漪。

    毒不死仰天厲嘯一聲,緊接著,他身上竟然驟然騰起了刺目的紫色火焰。原本已經高達百丈的身軀居然再次暴漲,瞬間長到了三百丈開外,化為千米巨人。他那恐怖的威壓,瞬間就將之前騰起的數十道身影全部壓回了地面,其中修為較弱的十幾人在空中就被炸成了齏粉。


海南飞鱼销售如何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