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五百九十八章 傷心橘子(下)

作者:唐家三少

    他們回來的消息第一時間就已經傳入明都之中,很快,一支魂導師團竟然就那么從明都之中飛了出來,他們顯然是接受了命令,才能飛行的。

    這不是霍雨浩第一次見到日月皇家魂導師團了,但是,哪怕是第二次,在他心中的震撼也一點都沒有減少。

    全部一百名日月皇家魂導師團成員,每個人身上都穿著hòu重的人形魂導器,強大的氣息若隱若現。和他們相比,獸王級魂導師團就像是剛剛孵出來的雛雞一般稚嫩。

    魂斗羅,每個人都是八環魂斗羅級別的氣息,或者準確的說,是八級魂導師層次的氣息。

    到了這種程度的修為,還能成建制,這就太可怕了。這是徐天然手中掌控著的終極力量,再加上明都內部不斷增強的防御體系,這座城市,被稱之為大陸第一城決非虛言。

    霍雨浩默默的站在橘子身后等待著。

    一百名日月皇家魂導師團魂導師從天而降,落在地面后,一名身穿人形魂導器的魂導師大踏步來到橘子面前。躬身行禮。

    “啟稟帝后戰神,陛下有旨,命您親率各位魂導師團副團長以上級別將官入城,陛下在皇宮前親迎您的歸來。三支魂導師團原地駐扎等候命令。”

    同樣是站在橘子身后的一眾魂導師團將官們,臉上都流露出不忿之色。他們蕩平天魂帝國殘余,徹底將天魂帝國從大陸上掃平,將其領土完全納入日月帝國境內,可謂功在社稷。但現在竟然只是派遣了一隊日月皇家魂導師團的魂導師前來迎接,甚至可以說是押解。這讓他們如何忍受的了。

    感受到自己身后的掃動,橘子抬起手,讓眾人安靜下來,然后單膝跪倒在地,沉聲道:“臣遵旨。”

    說完,橘子摘下自己人形魂導器的頭盔,遞給身邊的霍雨浩,帶著一眾將領就大踏步的朝著明都方向走去。

    那位日月皇家魂導師團的將領趕忙道:“帝后戰神,陛下特許,您可以帶領重將飛入城內。”

    橘子卻搖了搖頭,道:“不用了。外出作戰之軍回歸,怎能飛入城中,那是對陛下的不敬,我們走入就是了。麻煩諸位,隨我一同進城,覲見陛下。”

    說完,她頭也不回的向前走去。

    霍雨浩和唐舞桐作為親兵,在這個時候自然不能跟上去了,徐天然都說了,只讓他們那些將領進城,哪怕沒有明說,意思也是不能帶一兵一卒。他們也就只能等待在這里了。

    橘子其實心中很清楚,徐天然并不是怠慢自己,而是為了安全考慮。三支魂導師團回歸明都,自然是不能直接進城的。那么,如果這個時候有圣靈教強者偷襲,橘子就會有危險。派遣一百名日月皇家魂導師團魂導師,就是為了保護她的安全起見。

    當然,橘子自然不會把自己心中的猜測說出來,那些自己這邊的將軍們心中更憤怒一些才好,對自己接下來的計劃才會大大的有利。

    目送著橘子離去,唐舞桐向霍雨浩傳音道:“我們怎么辦?”

    霍雨浩淡然一笑,道:“就在這里等下去吧,橘子會安排好的。剛剛回到明都的時候,我已經感覺到她的氣息完全恢復正常,這種狀態下的橘子,至少在軍事和智慧方面,我也自嘆弗如。讓她安排就是了。”

    唐舞桐哼了一聲,道:“你對他倒是信任得很。”

    霍雨浩道:“沒有永遠的敵人。這次她需要我們幫她,哪怕是不論我跟她之前的友誼,只要是在這次任務沒有完成之前,她就絕不會對我們有任何不利。更何況,我的精神探測一直籠罩這最大范圍,如果她有什么不良的想法,我們也足以在第一時間反應過來。”

    “嗯。”唐舞桐沒有再說什么吃醋的話。

    一名留下來的軍官已經下令,讓大家原地休息。

    魂導師團原地駐扎,正常情況下是必須要構建魂導陣地的,以做好隨時應戰的準備。但到了明都這里,自然就不需要了,那會被當成造反的憑證。

    日月帝國皇宮。

    徐天然率領文武百官,站在皇宮大門之外默默的等待著。

    按照時間,橘子這會兒已經應該進城了才對,怎么還不見蹤影?看著天空,徐天然心中不禁有些不解。

    正在這時,一名日月皇家魂導師團的魂導師已經從遠處飛了回來,落在不遠處,然后快步向徐天然走了過來,單膝跪倒。

    “啟稟陛下,帝后戰神率領皇龍、邪君、火鳳凰三支魂導師團已經到達城外,帝后戰神說,為了表示對您的尊重,她放棄飛入城中,步行入城,正在向皇宮方向而來,但還需要一點時間。”

    聽了這句話,徐天然臉上頓時浮現出一絲微笑,橘子,你果然沒有讓朕失望啊!并沒有因為自己的軍功就恃寵而驕,這樣,很好。

    “帝后戰神和眾將從什么方向入城?”

    那名皇家魂導師團團員趕忙回復了。

    徐天然點了點頭,轉身向文武百官道:“帝后戰神統帥大軍所向披靡,為國開疆拓土,功在社稷,利在千秋。難得又深知禮儀,不肯飛入城內。諸位,隨朕前往迎接,以揚我軍威。”

    “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山呼萬歲。文武百官之中,此時表情各異。但對于徐天然的話,卻沒有任何人質疑。

    帝國大軍和圣靈教之間的矛盾是瞞不住的,甚至連圣靈教太上長老死神斗羅葉夕水突襲大軍的事情都已經傳回來了。

    在這方面,沒有任何一位大臣會支持圣靈教。對于這個邪魂師宗門,抗拒的聲音從來就沒有降低過。

    武將方面就更不用說了,帝后戰神就是武將,雖然她也是皇后,但這幾年來,在她的帶領下,帝國大軍所向披靡,開疆拓土。天魂帝國已經完全被納入版圖之中。這么多的軍功分賞下去,現在軍方的整體實力已經遠遠大于文官集團了。這也讓武將們對橘子的認可日益增加。

    尤其是這次,明明是下面魂導師團嘩變,殺了圣靈教的人,帝后戰神竟然上書,一力承擔。甚至要請辭元帥之職,這又怎能不深深地打動這些心思本就單純的武將們?哪怕是勛貴們,現在對這位帝后戰神都充滿了好感。

    此時徐天然說要親迎帝后戰神,他們當然不會有任何意見。

    說是迎接,實際上,徐天然率領文武百官行進的速度自然不會太快,迎出數公里。遠處,一身火紅色人形魂導器的橘子,就已經出現在了徐天然的視野之中。

    徐天然的視力極好,他清楚的看到,橘子沒有帶頭盔,一臉風霜。面龐上帶著疲倦,眼神卻執著而穩定。

    他心中不禁微微一痛,這是自己的皇后啊!如果自己能夠……,她真的是值得自己珍愛一生的女人。為了帝國,為了自己的雄心,她一直在外爭戰,而自己內心之中對她卻依舊有所防備。

    橘子啊橘子,朕怎能不心疼你呢?

    一邊想著,徐天然已經加快腳步迎了上去。

    橘子同樣加速,但卻沒有使用任何魂導器,只是大踏步的向徐天然跑了過來。

    當兩人之間相聚還有十米的時候,橘子已經跪伏在地。

    “臣妾參見陛下。”她的聲音帶著哽咽與顫抖,當徐天然來到她面前的時候,她已是淚如雨下。

    徐天然假腿現在已經越來越好用了,一步上前,抱住拜下去的橘子。

    橘子緊緊的摟著他,卻是放聲大哭。

    文官武將們很知趣的沒有更多的靠近,但從徐天然抱住橘子他們就看得出,在陛下心中,究竟是什么更重要一些。

    跟隨橘子一同歸來的將領們,也全都跪倒在地,看著橘子痛哭失聲,他們一個個眼睛也不禁都紅了起來。

    尤其是邪君魂導師團團長夏軒晨,一想到自己的袍澤們死在圣靈教手中,回歸大軍之后,帝后戰神又為大家承受了這么多委屈,此時爆發出來的情緒可想而知。

    皇龍魂導師團就更不用說了,幾位副團長哭的淚流滿面。整個黃龍魂導師團都被打殘了啊!就連儲備的物資都不知去向。對于圣靈教,沒有比他們更加憎恨的了。當初在軍中嘩變,也屬皇龍魂導師團殺戮的圣靈教教眾最多。

    徐天然柔聲道:“不哭了,皇后,不哭了。回來就好。一切都由朕為你做主。”

    橘子哭了半晌之后,才松開和徐天然的擁抱,然后后退兩步,再次跪拜了下去,重新見禮。

    “臣,東征大元帥,三軍總管橘子,向陛下交任。”一邊說著,她將自己的帥印拿了出來,捧到徐天然面前。

    徐天然卻沒有去接,道:“愛卿平身,諸將請起。你們都是帝國的功臣。這次為帝國開疆拓土,立下不世之功,稍候自有封賞。切隨朕回皇宮。”

    在文官武將的簇擁下,眾將領一同朝著皇宮方向走去,徐天然牽著橘子的手,走在最前面。


海南飞鱼销售如何申请